情報影音 / 2014.12.02

「將想像化為實體的原型師」奇譚社-竭盡全力的製作現場

 
只是成品不能是差勁的,而且不會重覆,不管是哪個時代的人買了,都會覺得是個不錯的物品。就跟大自然一樣不管何時都是美麗的。
−−奇譚社主宰 古屋
 
既然開始做了一定要堅持到最後,這是大家做出的東西,不想讓它變得像垃圾一樣。
−−NTC編輯長 佐藤
 
現在我們透過奇譚社主宰 古屋以及NTC編輯長 佐藤的對談繼續來看看,身為原型師的甘苦談。
 
「將想像化為實體的原型師」奇譚社-竭盡全力的製作現場
 
佐藤:讓公仔的動作看起來栩栩如生相當地難,譬如魚,要看起來在游動一樣要先讓它從底座浮起來才行,
雖然可以用透明支柱讓它浮出,看起來像在游動的方法,但太不自然了所以不想這麼做。
古屋:因為外觀不太好看。
佐藤:所以思考著不用支柱而外觀不錯的姿勢,並從那裡著手進行。這裡有個重點就是比起實際的動作,而是用比較誇大的動作,
因為這樣的立體造型會看起來較有生氣且值得一看,只是原型師不太願意這麼做。
 
古屋:這樣啊。
佐藤:他們會覺得「不自然,魚鰭不會這樣彎曲」。
古屋:原來如此,但誇張的動作會看起來比較自然嗎?
佐藤:嗯,因此要加上點東西,我們的意見也常常相左,原型師想做的與我們想要的常常不一樣。這點還蠻讓人傷腦筋的。
古屋:幹勁都被削弱了
佐藤:能配合我們來作業是在好不過了,這樣的話就能兩人畫著畫、捏著黏土、講著「做吧,就這樣做」的對話。
還有就是明明想讓動作誇大,但卻變小時也讓人困擾,這樣就會跟他們說太無趣了要再修改才行。
古屋:他們就會冒出「不會吧!」這句話。
佐藤:還蠻常的(笑),因為修改很麻煩,又花時間。就變成只有我很堅持這樣。
 
 
古屋:主要幫忙製作的原型師KOW,遇到這情況會怎樣?
佐藤:他的想法跟我很像,所以不會說「不會吧!」。
古屋:這樣啊,聽說認識很久了,是同一所大學嗎?
佐藤:嗯,同一所大學,從學生時代開始算起認識將近20年。
古屋:會一起去研討會或上課嗎?
佐藤:不,只是學年相同而已,所以沒有變成朋友(笑)。畢業之後在朋友的結婚典禮上偶然遇見,並問他在做什麼,
他回說「立體表現」,那不就跟原型師的工作差不多,並問他要不要試試看。
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來往,大概過了約10年…15年左右吧。
古屋:喜歡製作東西?
佐藤:嗯,就跟他說再做下去吧。若沒有KOW的話,就沒辦法持續到現在了。
古屋:就無法將想像化為實體。
佐藤:特別是能製作生物的人並不多。
古屋:的確,除了KOW另外還有跟許多原型師工作,因為有擅長爬蟲類但四隻腳的動物就不行,原型師各自有擅長與不擅長領域。
佐藤:所以會跟剛開始一起工作的原型師說,想看他的作品,並拜託他做有把握的東西,因為搞錯的話將來會很麻煩。
但是機率是各半,大多不做做看是不會曉得的,有時也會沒辦法達到要求,所以要試試看。但決定事項是,若無法接受成品就不會推出。
古屋:因為在這些討論上無法妥協,所以相當花時間。「最長是1個月,1個人待在中國工廠。」
佐藤:生產前的確認是最辛苦的,要製作工廠彩色樣品(Decoration Master) (※1)。我去拿一下。
 
※1為複製品樣本,在日本國內原型師所做的工廠彩色樣品。
※2根據工廠彩色樣品在中國工廠生產量產品時的樣本。
 
 
佐藤:這個(上圖)。要確認顏色是否不同之類的。
古屋:第一次是根據EP1 (※2)。(相片 鯨魚魚鰭的部分)囑咐說要依照這個來上色並修改。
佐藤:確認顏色雖然也重要,但移印的確認也超級重要。因為要讓變成曲面的物體平整地印上顏色,
要簡單地印出來還蠻難的,有時顏色也會偏掉。
古屋:所以一定要一邊進行細微調整,並不斷地與工廠彩色樣品相互確認。
 
(※3)依據製作現場與指示書討論。印刷位置的細微修改,全部都是用手寫。
 
佐藤:因為要讓顏色不斷地印在同一個地方,要調成一致才行,一般是不會做到這麼細微。
古屋:一定是的。一般是不會做這麼多道程序,因為我們堅持一定要跟原始樣品一樣。
佐藤:在我的工作裡,要提出這樣的指示與修改工作是最辛苦的。(※3)
古屋:全部是用手寫的。
佐藤:因為不會用Illustrator(笑)。因為手寫比較容易了解,依據想法來指示也比較容易。
古屋:要討論幾次呢?
佐藤:進行2、3次,之後去中國工廠2個禮拜到1個月左右。進行修改工作的確認,直到OK為止。
古屋:因為沒人阻止,一開始做就沒完沒了。
佐藤:嗯(笑)。
 
古屋:明明就說了「不要走!」(笑)。
佐藤:雖然討論有加入註解,但一開始品質竟然下降了,不實際到現場指示說「要紅色的腳、藍色的腳」就不行
需要進行細微調整。就連移印位置也要下指示,就像在地獄的感覺(笑)。
古屋:一熱衷起來,就連假日也在工作。
佐藤:真得很辛苦,有時想著要趕上交貨時間,結果卻趕不及。而且就只有1個人在做就無力了,感覺被逼得很緊,
就會覺得「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呢?」(笑)。
 
 
古屋:到最後,每次都說「我要辭職」(笑)。
佐藤:對啊(笑)。我不幹了。
古屋:我每次都聽到但真得很傷心(淚)。
佐藤:哈哈,不好意思(笑)。但既然開始做了一定要堅持到最後,這是大家做出的東西,不想讓它變得像垃圾一樣。
古屋:生物與虛擬角色不一樣不會腐爛,就算退流行,也會一直存在。只是成品不能是差勁的,而且不會重覆,
不管是哪個時代的人買了,都會覺得是個不錯的物品。就跟大自然一樣不管何時都是美麗的。
 
 
TOP
回頂部
分享到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