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報影音 / 2018.04.28

好讀開箱《雪之鐵樹》家人間的血緣,是醜惡的詛咒

閱讀中多次讓人懷疑起
「這真的可以有好結局嗎?」
日本最令人焦躁不安的女性作家 遠田潤子
情感爆發的致命筆力 書寫受盡悲慘折磨的人們
 
 
 
說真的,這部作品真的如作者的封號一般會讓人『焦躁不安』而且是極度的那種...『有人天生就不懂、學不會,也不需要愛,不是嗎?』正如同作品中大部分的角色們都失去了『愛』,所以充滿極端性的生存方式、極力證明存在的價值、藉以強調自己是如此的正常,在一整個相當令人煩躁、很用力的方式下來互相傷害(誤)雖然情感上有點過份聚焦放大,但也在在顯示出其實人都是需要『愛』與『被肯定』的,即使你表現再怎麼雲淡風輕(笑
 
日本讀者──「故事中所有人的心靈都生病了」「渴求著愛的同時,這些人卻都沒發現自己的心壞了一角」「閱讀時讓人焦慮又生氣」「如此焦躁不安,還是放不下書,讀到結局時大哭」
 
 
心理學作家海苔熊──「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在贖罪,卻不知不覺變情緒勒索,既然是情緒勒索,就是兩個人互動而成,許多看似愚蠢的報復、贖罪、等待等行為,也是對方允許或默許而呈現的模樣」
 
 
文藝評論家北上次郎──「一刻都無法喘息,這裡沒有任何壞人,人們卻依然深陷不幸的諷刺命運」
 
 
在閱讀上的節奏來說,其實前半段真的是各種耐心的考驗,像是鉅細彌遺的庭園寫景,以及角色間緩慢的主線推移,還好中後段劇情急轉直下的大爆發,讓閱讀的起伏增添了幾分樂趣。但回歸內容在下覺得那種對於『想要證明自己』的感受是相當虐心的...相信在親情、愛情、課業、事業,或多或少我們都會有種『別人覺得我表現得好不好』、『別人幫我打幾分』...等等的想法,在乎別人的感受某種程度上是對自己負責,但過分拘泥、甚至自我價值必須全部依賴他人的肯定評斷,那就會活得非常辛苦、非常焦慮了(就像社群網站平台的讚、通訊軟體的已讀...等等 其實都算是這種想法的延伸...)
 
 
作家遠田潤子──
編輯告訴我:請讓故事中的人們有所救贖。
對讀者來講這或許也比較好,
但我其實不介意這點。
 
 
 
故事內容
 
深深彎下腰,額頭抵著榻榻米,讓全身燒傷的皮膚扭曲到極限,痛到呻吟出聲,耳邊就會傳來一聲「夠了」,這時抬頭便會見到女人眼底的恨意——這是青年曾我雅雪,及老婆婆島本文枝間,十三年來不曾間斷的「道歉儀式」。
 
雅雪犯了錯,七日後,十三年的折磨將結束。但文枝的過世卻如喪鐘,敲醒他的美夢。她告訴雅雪:「你用一生贖罪,我就用一生來憎恨你。」遼平是文枝的孫子,無父無母,唯一可以仰賴的,只有數年來每日登門、毫無血緣關係的雅雪。遼平兒時愛黏雅雪,後來和外婆一樣討厭雅雪,不願正眼瞧他。
 
如今孤苦伶仃的遼平覺得雅雪滿心想著七日後的新人生,樂得擺脫他這個拖油瓶;但雅雪猶豫著放棄人生重新開始的機會,毫無交集的兩人,是否有和解的機會?然而,七天後會發生什麼?贖不完的罪又是什麼?雅雪就像醜陋耐寒的鐵樹,任憑責罵如風雪襲身,對一切閉口不語,但罪不會融化,只像燒傷扭曲的皮膚,隨著每一次呼吸疼痛。
 
「十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一天,遼平追問起雅雪一直不肯碰觸的話題。文枝的死亡不是喪鐘,是命運轉折的開始⋯⋯

雅雪想起分不清天堂還地獄的時光,
有一群不懂愛,也學不會愛的人們。

雖然在下不像小說作品中的角色們這麼誇張,但有時候真的難免會在意他人的評斷,甚至影響這段期間內的心情...這時候只好試著大聲的跟自己說:活著,是為了自已啊!
 
 
TOP
回頂部
分享到 Facebook